就以朋友的立場來說:有時候,他還算是一個還ok的傢伙。
不過,有時候他不太懂得保持適當的距離。當身旁有誰誰誰和我說了話,或是接了電話後他一定會問:你們說了什麼?

想知道說什麼是其次,他不過是想證明:除了他之外,還會有誰來找你說重要事?一付自己就是龍頭老大的模樣,若是不說則是被冠上「不夠朋友」的罪名。

一開始還覺得無所謂,但是時間一久任誰都受不了。就連其他同學來找我談的悄悄話,他都要偷偷的湊在一旁仔細的聽聽我們到底說了什麼?這讓來找我訴苦的同學對我抱怨連連。我很明白好友之間要互相坦誠的道理,但我總認為這是在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才必須要做的事。喔!當然啦,如果你遇到很不好的事,起碼在事後也要趕緊聯絡好友。千萬不要在明知對方幫不上忙時還去告訴對方,這樣只會造成對方的罪惡感。或許等事情都告一段落再說會是個好主意。

所以撇除上述的事之外,我並不認為我所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都得一一向對方匯報。不然你是一個月花多少錢包養我啊?非得要我毫無保留的向你報告?

但是他很顯然的是那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人種。當他臉色不好、心情鬱悶的時候,當朋友的我順口問了聲:怎麼了?卻只是得到一條侵探隱私的罪名。真夠塞。

有次在補習時他缺席,當所有人都問我他怎麼沒來時,我也不知道他缺席的原因。隔天他出現後,大家問起他的去向並且告訴他說:就連嘉也不知道你去那裡。他居然回了一句:他又不是我的誰,幹嘛要告訴他?
吐血,明明才不過三天前他才在向我說朋友間不該有太多秘密,現在居然大喇喇的當著我的面向其他人說這樣的話。總算高中一二年級的工讀生涯並沒有白費,喜怒不現於色在某些時候還是做得到的。雖然心裡早就拿刀亂捅眼前這可惡的王八蛋,但是表面依然一付波瀾不驚的泰然表情。

我早就說過,還當某人是朋友的時候。我可以任意讓你開玩笑,只要不要去踩我的地雷就好。如果你踩了地雷還踩上癮的話,那麼很抱歉事後要繼續當朋友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有時候忍讓並不會為你自己帶來任何好處,反而會帶來很多麻煩。尤其是面對一個不懂分寸的傢伙時!

所以當我受不了的時候,我總是一個人靜靜的消失。不出現在補習班裡自習、不接電話、找一個安靜的茶館看書。

不過,幸好他是一個喜新厭舊的人。當他又結交到新的朋友時,我就被冷落在一旁不再被他召見。其實那對我來說還真是件好事,當不必再去煩擾一些見鬼的事時,心裡的暢快跟便秘好幾天一次獲得解放的快感是一樣的。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