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bloggerads看電影~
終於寫完了,一個禮拜的努力。同時,也知道中長篇故事不是那麼好扯滴!下一篇故事在籌備中,希望會好寫一點,這個故事不是我喜歡的題材,就連結局也是!
當天夜裡,一陣吵鬧的響聲迴繞在沒有冰冷的房子裡。清志從房裡出來,看到的是耀騰酒醉在玄關掙札的模樣。

「你怎麼喝成這樣?秀雅呢?」清志急忙扶起耀騰到沙發坐好,到廚房倒了杯水給耀騰。

耀騰看著杯子,像個孩子一樣嗚咽起來「她不見我,不管我怎麼敲門、怎麼喊,她就是不見我!」放下杯子,耀騰摀著臉。

「對…對不起,那天…那天如果我不跟著喝酒就好了。」原本一段好好的友情,怎麼會變這樣?清志已經有點承受不住。友情的破裂,是他從未經歷過的事。

「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告訴我,為什麼會喜歡你…?」耀騰微弱地問著。

「什麼?」清志沒有聽真切,或許也不想去面對這份感情。

「告訴我,為什麼?你說啊!為什麼?我只是喜歡上一個人而已!我沒有想要拋棄誰,我沒有想到對不起誰,我只是喜歡上一個人而已啊!」耀騰忽然怒吼起來,清志被嚇得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面對。

「我…」清志囁囁地不敢多說。

「為什麼?你不敢說是不是?你不敢說你對我的感情是不是?因為你不敢,所以就拿秀雅當擋箭牌是不是?你是個膽小鬼,一個不配愛的膽小鬼!」耀騰搖晃著身子,東搖西擺地撞上茶几發出巨響。

「你醉了,我扶你去睡」清志作勢要靠近耀騰時,卻被耀騰粗暴地推開。「走開!我不用你扶,我不要你再靠近我!」耀騰惡狠狠地吼清志。「碰」地一聲關上了房門,門後傳來一陣摔東西的聲響及怒吼。清志伏在地上,怔怔地流著淚。

不知道淚流了多久,清志兩眼空洞地站了起來。回到房裡,又像過去一樣坐在窗前看著窗外的景色。這次,他什麼也沒有想,只是看著窗外。淚水自顧自地流著,只覺得胸口好痛,茫然的他已分不清心是因病還是為情而痛了。他好累,好想睡。輕輕地靠在窗邊看著星星,緩緩地闔上眼睛。他已感覺不到風曾柔拂著額前的髮,聽不到半夜傳來的滴答雨聲,也聽不到隔天耀騰抱著他的悲吼聲。他累了,什麼都聽不到,也看不到了...。

※   ※   ※

秀雅幫忙院長和如玉送走清志最後一程後,來到熟悉的屋子前。她很久沒有看到耀騰了,即使在清志化為輕煙時,也不見耀騰的人影。進到屋子裡,靜悄悄地沒有半點聲音。走過客廳、廚房、耀騰的房間都沒有看到人。最後,秀雅來到清志的房間。輕輕推開門,耀騰坐在窗前─就像清志過去一樣─看著窗外。來到耀騰身後,秀雅坐在床邊看著耀騰。

「你在看什麼?」

「我也想知道,那段時間清志看到的是什麼?」

耀騰緩緩轉過來,伸手抱著秀雅「我們結婚好嗎?」耀騰輕輕地問。

「為什麼?」

「因為我愛妳」

秀雅吸了一口氣說:「但是我愛的是清志。」耀騰聽了一怔。

「是的,我一直愛著他。即使知道這樣不對,即使知道他愛你。但是我依然愛上他。你愛他嗎?」秀雅淡淡地說著。

「我愛他嗎?這個問題已經沒有解答了,唯一能讓我證明的人已經離開了。在我心裡留下一道痕跡後,就離開了。」耀騰哽咽地說著。

「清志沒有離開,讓他離開的不是自己。只有你忘了他的時候,他才是真正的離開。」秀雅抱著耀騰,輕撫著他的頭髮。

「我好想他,不敢去他的喪禮。怕去了之後,就會真真切切的失去他。」耀騰流著淚說著。

「我也很想他,我們一起思念他,好嗎?」秀雅埋首在耀騰的頸窩裡,抱著曾經熟悉的身體。

※   ※   ※   

好多好多年過去,每年這個時候我總是帶著鮮花到墓園來。這些年,我已從年青人到白髮蒼蒼。有人看到我帶兩束鮮花,總是問要給誰的。我每次都是回答:一束是給我的妻子,一束是給我的愛人。最後,我還是決定將清志葬在我和秀雅的中間。坐在他們的旁邊,遠眺景色。隱約間,我看到那張,那一年我和秀雅一同轉身時,所看到的清秀容顏。剎那間,我笑了。我似乎知道那年清志看到的景色是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ck11
  • 看完有點淡淡的悲傷
    問世間情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
  • GREEN
  • 所以...
    男主角是鐵掃帚...
    剋死了清志跟秀雅啦...
    剪刀柄~鐵掃帚~~

    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