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bloggerads看電影~
寫到這裡真是開心啊!也快接近尾聲,這個故事寫得沒有想像中的好,希望下個故事會再進步,就醤啦!還有,看這故事的人是色狼(女?),OX那篇的人氣明顯衝得比較快!XD一陣如爆炸般的疼痛讓清志清醒過來,剛要移動腰部傳來的痠痛及下身的不適讓他一陣呻吟「嗚…痛!」。隨著逐漸清醒的意識,清志慢慢想起昨夜的事。

昨晚他好像喝酒喝太多了,然後…然後好像躺到了床上,然後…然後?想起昨夜所做的事,清志看著自己全裸的身子,猛然轉頭過去果然看到耀騰露在被子外的裸身。天啊!自己到底幹了什麼事?急忙要下床,全身的疼痛卻讓他跌回床上。這樣一攪和,耀騰也醒了過來,看著清志的背影說:「你醒了啊?昨天…對不起。我…」

「不要說對不起,我是成年人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昨晚…昨晚只是喝醉了,忘了它吧!」清志淡然地說,他覺得自己是罪人,亂搞就算了,居然搞一個有婦之夫而且還是自己的室友?!雖然自己也對眼前的人不是沒有感覺,但是自己的理智仍清楚的知道,不可以是他!

「清志,我…我很抱歉。一時情不自禁,你要罵我要打我都好,但是不要這樣冷漠,好嗎?」耀騰對於清志的淡然感到一陣不安。

「好了!不要再說了,這只是意外。記住,無論是誰都不要再提起了,知道嗎?」清志掙扎起身,但是身體的疼痛明顯的表現在臉上。

「我扶你,身體很不舒服嗎?」耀騰急忙扶著清志,關心地問道「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扶我到我房裡的浴室,我想洗澡」清志並沒有排斥耀騰的攙扶,因為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

耀騰一把抱起清志,清志靠著耀騰的胸膛。很多個念頭閃過腦海,那些思緒彷彿漫天綿絮般,混亂也難以整理。耀騰調好水溫,拿起香皂要往清志身上抹時,卻被清志一把握住手。「我自己來就好,你出去吧!被秀雅看到就不好了。」

耀騰聽到秀雅的名字,像是挨了一記悶拳「那好吧!如果你有什麼事就叫我。」放下香皂,就往外走去。當耀騰關上門的時候,慌亂的情緒和雜亂的想法讓清志掩著臉無聲的流下淚水。低低的抽泣聲迴蕩在空空的浴室裡。不敢正視自己的感情讓他感到不安,背叛秀雅的想法讓他感到羞恥、罪惡。說到底,放在心裡不想去觸碰的感情和直接攤在陽光底下檢視,完全是兩回事!

直到手指都泡到發縐、發疼。清志才起身,挑了寬鬆的衣服。躺在床上,身體和心理的疲倦讓清志陷入睡眠之中。睡夢中,感覺到有人在撫摸自己的額頭,那觸感讓清志一下清醒過來,但是倦意卻讓他不想張開眼睛。那撫摸浴著額頭劃過臉龐輕輕觸著他的唇。清志一把握住了那隻手張開了眼,映入眼的是耀騰英俊的臉。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打擾你睡覺。」

「你在玩火」清志鬆開手「我說過,我是成年人。昨天的事,我不要你的道歉,也不要你負責。就忘了它吧!」清志合上眼,依然是那付淡然的口吻。

「我…」耀騰還想說些什麼,清志抬起手阻止他再說下去。「好了,不要再說了。我想休息,你出去吧!」清志下了逐客令,耀騰即使無奈也只好走出去。清志望著天花板,對這份感情只有無奈,清志嘆了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裡,三個人彼此都感覺到有一堵無形的牆擋在彼此之間。但是誰也沒有勇氣去將問題攤開來說,清志因為罪惡感,耀騰因為自責,秀雅則是想掩蓋心裡的不安。秀雅依然有空就到耀騰和清志的住處料理餐食,即使是在清志最愛的吃飯時間,三個人依然是靜悄悄的不說話。

一天,秀雅開口問:「最近你們好像都很少說話?」話甫一畢,耀騰跟清志兩個人一愣。「是嗎?可能工作太忙,都在想公事吧?」耀騰找了個藉口搪塞過去。
「是啊,我最近也忙,所以回來累了也就沒心思找話題了。」清志扯扯嘴角就當成是微笑地說著。

就這樣,三個人又陷入到沈靜的旋渦裡。明明很靠近,卻又離得那麼遠。

※   ※   ※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清志喜歡坐在自己的窗前。遠遠的望去,看著窗外的景色。很寬、很廣,好像煩惱的事也不過是沙粒般的重量。冷冷的空氣,像是冷卻劑一樣,為困擾的思緒降溫。清志靠著窗邊,閉起眼睛沈澱連日來的紛擾。

一雙有力的臂膀將清志一把抱起,清志睜開眼看到的是耀騰關心的臉。「怎麼靠著窗就睡了?這樣會著涼」說著就將清志放到床上去。正當耀騰要離去時,清志抓住耀騰的袖子。

「怎麼了嗎?」耀騰就著床邊坐下來。

「我們不要再這樣了好嗎?」清志望著窗外,神情就像是在談論天氣一樣。

耀騰將清志抱在懷裡,吸著清志身上的清香「我也不想這樣。我很自責,我不該這樣對你。但是我無法漠視我的感情。」

清志輕輕推開耀騰,看著耀騰的眼睛說:「你對我的,只是兄長對手足的親愛,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感情。對!我們是發生關係了。但是那天…那天只是喝醉的一時感情失控。我們說好的,不要再去想它。我們重新開始,就跟過去一樣,好嗎?」

耀騰無奈地笑著:「回到過去嗎?你還不懂嗎?我們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呀!」耀騰緊握清志的肩,那眼裡的感情炙熱的讓清志不敢直視。

「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說你完全對我沒有感覺,說你對我就像是對兄長一樣沒有一絲其它的感情在!」看到清志逃避自己的眼神,耀騰逼他正視自己。他不想再逃避,如果要將事情解決就要面對。

「我…」清志迎上耀騰的眼睛,卻無法坦然地說出那些話。

「你對我不是沒有感覺的對不對?你對我也是有相同感受的對不對?」耀騰激動地緊緊抱住清志,他無法想像若是一切只是自己自作多情,那是如何的難堪?

「秀雅呢?耀騰,你忘了嗎?她是你的未婚妻呀!我不能那麼自私啊!」清志空洞的聲音令耀騰身子一僵。

「我喜歡她,但是我也喜歡你」耀騰思索了之後對清志說。

「夠了,我不要聽了。忘了這段感情,這命運開的一場玩笑。那一夜結束後,我們就該結束。讓我們回到過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耀騰一開房門立刻被眼前的人影驚嚇住「秀…秀雅,妳…妳什麼時候來的?」清志一聽驚恐地走過來,瞪大了眼睛看著秀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秀雅紅著眼眶卻一付堅強地說:「什麼時候來的?剛好可以讓我對這陣子怪異的情形有所暸解的時候來的。」秀雅虛弱地笑著說:「我還有事,我先回去了」說完就急忙地衝出門,嬌小的身影飛快地消逝在街道上。耀騰急忙追趕上去。

清志無力地跪倒在房門前,口中喃喃地說著:「怎麼會這樣?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ck11
  • 我看秀雅和耀騰應該是完蛋了
    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耀騰會知道清志是喜歡男生的呢?
  • 咦?他不知道啊!
    也沒有因為知道清志喜歡男的才會發生關係啊~
    如果你說的是耀騰質問清志那段,因為清志在逃避耀騰的目光,所以才有那段質問。
    因為現實裡如果我在問別人事情,對方逃避我的目光的話,我會直覺認為對方說謊。不知道這樣寫有沒有違反正常邏輯啊?

    於 2007/06/20 11:09 回覆

  • GREEN
  • 不夠辣啦

    我還要看更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