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bloggerads看電影~
忘了說,這是BL的故事。不喜歡者就不要再看下去了。因為這個是我在大學裡寫的劇本,原本就是這樣的設定。如果不喜歡的別罵我嘿!
正當秀雅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口傳來耀騰響亮的聲音:「我回來了。」

秀雅用冷水拍拍自己的臉,換上一付笑容:「你回來了啊?要吃飯了,快去洗手吧!」

耀騰放下公事包,一邊抱怨:「真是受不了公司,請了一堆沒用的人,害我連今天都要去加班。結果,不用幾小時就搞定了,後來我順便把這幾天的事都處理完,跟經理要了三天的假。嘿嘿!這下我可要好好的睡大頭覺了。咦?清志呢?怎麼沒看到他?」耀騰抱怨完坐在餐桌,卻發現不見清志的人影。

「他…我託他去買蛋回來,等下我再煮個蛋花湯。」秀雅慌亂地說著。

「這樣啊?那我們等他回來再一起吃吧!秀雅,妳怎麼了?臉色有點難看。」耀騰看秀雅神情有些怪異關心地問。

「喔!大概是累了吧!今天跟清志去育幼院,煮了很多菜。大概就是太忙,有些累,我沒事的。」秀雅擠了一個笑容。

「秀雅,我買回來了,耀騰是不是回來了啊?我看到他的鞋子了。」清志也學了耀騰的習慣,回家時總是會喊得讓全屋子的人知道。

耀騰笑著對清志說:「就等你回來了。快點,我肚子好餓喔。」

清志才將雞蛋交給秀雅,忽然臉色一變,胸口傳來的劇痛讓清志原本清秀的平官扭曲起來。受不了巨大的疼痛,清志「咚」的一聲倒了下去。

耀騰被眼前驚嚇到,急忙趕過去扶起清志。「清志,你怎麼了?沒事吧?」

清志摀著胸口虛弱地說:「快去我房間,桌上有一瓶藥。」

「秀雅,妳看著他一下我去拿藥。」說完耀騰往清志房間趕去,在清志的書桌上找到一瓶白色罐子的藥。拿到藥後火速回到客廳,秀雅一臉驚恐地望著耀騰,耀騰倒出一把藥丸「清志,要幾顆」。清志忍著劇痛,抓過幾個藥丸往嘴裡一丟。過不久,清志的表情舒緩了下來。「我好累,我睡一下」清志的聲音就像空氣中的綿絮一樣,飄渺不定。

「我送你回房間睡,這樣比較舒服」耀騰一把抱起清志,卻被他的重量嚇到。「怎麼會如此的輕?」雖然清志個子不大,但依男孩子來說,這樣的體重卻是太輕了。

清志睡得並不安,像是被夢魘纏著一樣。幼時半夜哭喊沒有人理,因為瘦小被欺負…好多好的痛苦的記憶纏繞著。清志痛苦的呻吟的時候,隱約感覺有一股溫暖在額頭安撫著,一個低沈柔和的聲音說著:「沒事了,都過去了。睡一覺,什麼事都沒了。」

像是聽到安撫似的,清志咕噥一聲,痛苦的表情退去後,沈沈地睡去…。

※    ※    ※    ※    ※    ※    ※    ※    ※    ※

時節已經是入秋,位在山下在早晨的涼意卻也令人起寒。

清志怕冷地往被子裡移動,身旁傳來一陣暖意。下意識地,清志抱住這個溫暖的來源,緩緩的將全身的重量都壓了過去。

耀騰在睡夢中感覺到呼吸不暢,感覺一陣壓迫…。「嗚…」張開眼睛,清志白皙的臉孔超近距離的貼在耀騰眼前。往下一看,清志的手橫在胸前,腳也跨了一隻在肚子上。「清志的睡相真是差啊!」耀騰輕手輕腳的把清志扶正。躺在清志的身邊,耀騰端詳清志的臉孔。真的可以用「美」來形容清志,那白皙的皮膚、小巧的嘴唇端的是唇紅齒白,柔和之間卻又有男子的俊俏。雖不像自己屬陽剛型的俊美,但是混合兩性優點的清志看起來卻也叫人心動。等一下…,剛腦海裡浮現的「心動」嗎?

清志這時又縮起身子,往耀騰移動過來。肢體間的撩撥讓耀騰呼吸有些急促,耀騰急忙翻身下床,卻將清志驚醒。清志張開眼,看到耀騰疑惑地說:「咦?耀騰,你怎麼在這裡啊?」。

耀騰輕咳一下,掩飾自己的尷尬:「這裡是我的房間,昨天你吃過藥就昏睡了。我把你搬來我房間,這樣我好就近照顧你。」

清志環視一下,這裡的確是耀騰的房間:「對不起,昨晚沒有吵到你吧?不好意思,還讓你來照顧我。」。

耀騰摸摸清志的頭:「這沒什麼,我跟秀雅從小都是獨生小孩。你來,我們都把你當成自己家人看。你身體還好吧?餓不餓?你昨晚都沒有吃東西。秀雅昨晚回去前有熬了些粥,讓你醒來時可以吃。你先梳洗一下,我去熱粥。」

清志看了時間大叫道:「怎麼辦?我上班遲到了!」

「忘了跟你說,昨晚我打電話去你公司留言,說你今天請病假。你就休息一天,明天再去上班吧。」

「那你呢?你不用上班嗎?」清志擔心如果耀騰為了自己而沒上班,這個人情可就欠大了。

「不用擔心我,我目前在休假中。昨天去收捨爛攤子後,又順手將這幾天的工作處理完。後來我上司就准了我幾天假了。」當然耀騰省略了不少逼迫上司點頭的手段。

※    ※    ※    ※    ※    ※    ※    ※    ※    ※

坐在餐桌上,耀騰問清志:「清志,你老實告訴我,你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清志僵了一下,笑著說:「其實也沒什麼啦,就心臟從小就不太好。有時會因為心悸而產生劇痛,吃藥舒緩就好。」

耀騰縐著眉頭問:「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要徹底根除,或許換心手術是最好的辦法。」清志一付輕鬆的口吻,像是在跟耀騰談論天氣一樣。「放心啦,醫生說只要好好保養身體不要太累、受太大刺激,我就可以健健康康的活著。昨天可能是有些累,加上晚上溫度降得快,身體一時反應不過來才會這樣,所以不要太緊張啦!」

耀騰看著清志沒什麼不自然,也就相信清志。

經過清志病發後,耀騰和秀雅從早到晚只要見著清志,都像老媽子一樣不准他熬夜,不准他太累,不准他吃太少。秀雅更是卯起來燩補品,清志有沒有補到是不曉得,但是耀騰流了好多次鼻血倒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ck11
  • BL 那不就耀騰和秀雅都同時喜歡清志?
  • 阿門!
    我寫到也不知道該怎麼搞才好。
    總之,就是這樣......。

    於 2007/06/17 23: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