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桑真的很愛找我的麻煩!


她真的是一個很令人受不了的人。人家稍對她客氣,她就直接當是她修來的福氣。前面說過,大事諸如買家電小事例舉醬醋茶,她都一定要管到手。

日前我的二伯母在田裡摘菜扭傷了腳,現在得拄著拐杖走路。原本我二伯跟二伯母的意思是:三餐交給我處置。其實這不是困難的活,我家不煮早餐(沒人在家裡吃早餐)、中午不過就四個人吃飯(炒個菜就好了)、晚餐就費事了些,怎料再怎麼算就是漏算了歐巴桑。

她看到二伯母受傷,馬上化身為正義的使者。捲起袖子,就開始要「洗手做羹湯」。但是很不幸的,她的手藝還停留在起碼五十年前,加上她的牙齒不好所以「炒」出來的菜都是用碗公盛上桌的。為什麼呢?因為她「炒」的菜全用水滾爛到不用咬就能吞的程度。那菜從原本的青碧蔥綠的賣相變成一坨分不出那裡是葉那裡是梗的「泥巴」,然後滿滿的一碗公全是水,當你提出疑問時,她就像是被觸到鬍子的獅子一樣張口吼人。

青菜倒還好,反正閉著眼睛不去看它就是了,但豬肉就不行了!她不知道從那裡道聽塗說「醬油不能吃太多」這原本是一種健康觀念,但是由她詮釋就不這麼一個事了。她滷的豬肉,薑不放、辣椒不放(因為她不敢吃辣,總是說自己一吃辣會怎樣怎樣),蒜頭丟一些(蒜頭她愛吃所以她丟),重頭戲─醬油來了─有顏色即可。做過菜的人都知道,肉類在料理中最怕的就是肉腥味沒有去掉或是沒蓋掉。她的那鍋豬肉滷好後,鍋蓋一打開,一股腥臊的豬肉味就撲鼻而來,當場我就飽了八分。

ok!為了拯救一家大小不被歐巴桑荼毒成非洲難民,我也只好出馬了。但是,歐巴桑就像被害怕被人搶走地盤一樣,在我忙著切菜熬湯時,硬是要在身邊轉。一下掀你的鍋蓋看看裡面是什麼,一下看看你切的是什麼。一張嘴當然也不得閒,油那有人這樣放的,菜那有人這樣切的,不啦不啦的。忙得不可開交再有人在你耳邊一直唸一直唸,當然火大的叫她去一邊坐不然就給我離開廚房,這才乖乖的閉上尊口開始自導自演被不孝子孫凌虐的戲碼。

後來,我也煩了。煮菜的事我也就隨便了,反正家裡有煮不見得不能出去吃吧?好啦,不吃又有事了。年輕人就是浪費家裡有煮飯為什麼不在家裡吃。二伯那個豬頭也來嘮叨會煮飯為什麼不煮,結果讓歐巴桑忙得人都消瘦下去了。

對!我就是不孝,我就是天字第一號的賤人。天生愛浪費,又愛在家裡忤逆長輩,遲早天打雷霹讓天收了去。這樣可以了嗎?

今晚姨婆和舅公去進香剛好會順道來看歐巴桑(聽他們是同個娘生的,但是個性差很多,姨婆跟舅公他們就不太會去干涉些有的沒的。),想當然爾,歐巴桑就和他們聊到沒煮飯。二伯只好叫二伯母拄著拐杖教他煮,結果弄了老半天就弄了一碗「空心菜泥」,我一看就不想吃,想說還有兩個妹妹她們又不能像我一樣出去吃,於是就自己又炒了高麗菜,歐巴桑見了就一張口又是東嫌西嫌的說:有空心菜幹嘛又要炒高麗菜,是不夠吃嗎?現在炒了空心菜就沒人要吃。廢話,如果有正常的菜能吃,有誰想去吃「菜泥」?

於是在餐桌上,我直接擺著一張臉吃。吃之前故意告訴歐巴桑,高麗菜裡放了辣(當然我講得很小聲)。後來二伯母跟歐巴桑講,那些高麗菜都是菜葉不會硬。怎知歐巴桑居然說: 不是有放辣嗎?好妳個歐巴桑!只要我要氣她時不管講多小聲她就是會聽得到,有事跟她說總是裝耳聾。她就直接罵:你這個人真難伺候!操,現在倒是我難伺候了?我也直接回敬:起碼我不會在人家煮好飯菜給我吃的時候,還當著人家的面去嫌。

這頓飯,吃得很火大!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