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發生魯味事件後,很多人跟我說傑被我嚇到了.......。有沒有搞錯啊!被嚇到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
根據相當多人的說法是:現在的他只要開完玩笑就會很認真的問對方會不會在意。
就某方面而言,這是件好事不是嗎?
但是,這只維持一段不長的時間。後來還不就是那個樣子。

傑除了在情緒控管上需要加強外,他對處理感情的態度也是頗受爭議。他是一個桃花不斷的人,但是桃花來的總是時機不對,不然就是自己的問題讓一朵朵桃花成了肥料。雖然他對他的意中人頗是照顧,但是他照顧的方式異端的另類。意中人來問數學,結果不是自己教而是丟給同是室友的我教,自己完全不聞不問,這很神奇、很另類吧!

當時,我們班上在大二時有位暗戀他的女子。但是她本人堅決否認暗戀傑的事情。不過,坦白講我認為傑百分之百的知道那位女子暗戀他的事。誠如我以前曾說的,利用別人對自己感情的人都要下地獄。但是事實證明,就連無辜者也一起被拖進去。
暗戀傑的這位女子,是一個歐巴桑型的女子。總是愛在人後東家長西家短的批評人。若是只有這樣那也還好,可她也愛搞破壞,曾有一對系對就這樣遇到種種的巧合而分手。促成這樣的巧合,不用多說是誰了吧。這個女子,不但對傑有著護衛般的使命,凡是對她有威脅的人都難逃她金口的迫害。就這樣兩個人明明白白的知道對方的心意,卻從來沒有人開口,這樣的關係也間接的讓原本是朋友的大夥慢慢四分五裂。

雖然他在感情及情緒控管上需要加強,但是認真說起來他其實是一個可靠的人(在公事上)。事情交代到他手裡,他必定是會「使命必達」。但是,在他達成任務的過程中,在他週遭的人可就不是很好受。他會因為一點小事就讓自己呈現精神煩亂狀態。凡是有生命物體在他周圍都必須小心翼翼,否則必遭他白眼以待。同時,他也是個不太懂得團隊合作的怪咖。我曾經跟他鬧得最不愉快的一次,就是在處理畢業紀念冊的時候。當時,因為班上同學總是愛拖,照片不交基本資料不交雜七雜八的不交。同是幹部的我當然不能置身事外,於就拿起電話,對著通信錄一個一個打,後來想說這樣一個一個打也不是辦法,就跟傑要名單看看倒底還有誰沒交,誰曉得他是那根神經有問題,居然對著我發火,我也就一氣之下包袱拎著回台中,也不管兩天後是不是有期末報告。坦白說,畢業紀念冊的內容在我拿到成品看了之後,只有吐血二字的感想。因為從被選為畢冊負責人,他從沒跟我討論過相關內容,完全是他一個人悶著頭做。他的個性也挺倔的,從不找人幫忙。任由自己一個人陷入不爽、自怨的自己世界裡。就這樣拿到紀念冊之後,一整個頭痛。

不過事後想想,旁人對於這件事實在是沒有立場去說什麼。畢竟你明明知道有這件事,但是也沒有人主動去詢問要做什麼、要幫什麼,一付置身事外的人有什麼資格去批評他的?想到這裡,也就不再對畢業紀念冊有所怨懟。在心裡默默的謝謝他對這一切的付出。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