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連喧鬧的選舉日子,像是不甘寂寞似的,擠上了返鄉車班。
美其名是回去投下神聖的一票,但對於要投的對象卻陌生的說不出他的好。

一路上的巔跛,讓我更加煩厭這次回家的計劃。
到了台中朝馬,換了班公車,準備在台中火車站換第三種交通工具。
在公車裡,冷冷的看著熟悉的街道。
心裡卻有股莫名的恐懼感,那種熟悉的悽然像是綿紙沾了水,肆無忌憚的在搶奪地盤,最後讓情緒無力反撲時,再揚起勝利的旗幟。

不知道過了幾個公車站牌,幾個老人家蹣躓的步上公車。一夜沒睡的我,撐起疲倦的身體讓出一個位置。幾個老人家看了坐位,頭也沒回的,就一屁股坐上去。像是天經地義該為他們準備一樣。

倚著杆子,看著窗外,彷彿理所當然地繼續前往我的目的地。到達火車站,幸運地碰上一班列車駛進車站。

正當我上車時,身旁熟悉的身影讓我混沌的腦袋清晰起來。

是他!怎麼會是他!?

就算是他,又怎麼是在這時候?

我壓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或是說,我一點也不想再見到他。

正想當作什麼都沒看到的往下一車廂走去,但來不及,正想收回視線時,卻對上了他的雙眼。

瞬間的沈默   窒息的尷尬

壓著狂跳的心臟,輕描淡寫的說了聲:hi

他的表情像是挨了一記悶拳,艱難的回了句:hi

也罷,反下兩個老死不相往來的人這種相逢只是個笑話。

高傲的抬起下巴,昂道的跨步離去。

留下獨自錯愕的他,也留下不願承認的歡笑回憶..........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