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把這件事講個明白,因為就連我自己都不太明白這件事。
外婆是一個年紀輕輕就守寡的女人,帶著三個小孩─舅舅、阿姨和我媽。
小時候,我和舅舅一點都不熟。過年過節有時也不見他帶著他家人來外婆家,倒是我娘和我老豆鬧離婚鬧得不可開交時,外婆曾帶著我們到恆春舅舅家住過一陣子。
那時候的事已記不太清楚,但是對於舅舅那棟美輪美奐的房子印象倒是很深刻,還有舅媽那美但冷的容貌。
後來,離開舅舅家回到台中後,算一算也有十幾年沒見過舅舅。在唸大學時,曾接過舅媽的電話。但是那早已和舅舅一家斷絕來往。因為厭惡他們將外婆房子抵押借錢後,卻將債務丟給外婆和阿姨,不聞不問外婆的生活整整十餘年。
後來更在旁人口中得知舅舅一家的生活不虞匱乏甚至是優渥,卻也不曾對外婆盡過奉養之責。而外婆年逾七十仍挑著韭菜,掙點錢過活。
舅媽是一個很懂得拉攏關係的人,或許就是這樣當初才會要我的電話。但是從小,我就不喜歡這位舅媽。說實話,她是個美人。但是總覺得她不好親近,雖然她不曾對我嚴厲過。
每逢過年過節,她一定會撥電話向外婆問候。有時我在會是我接的電話,每次必是舅媽打的,舅舅是否在一旁不得而知。
每逢家有親戚來,外婆一定會拿著陳年往事數落著自己的兒子媳婦不孝。聽久總覺得一陣厭煩,畢竟總是讓自己活在不快樂的心情中,也不是件好事。
迄今,我仍未主動的與舅舅一家聯絡過,除非,等到他們好好的安置外婆吧。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