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又」要離開現有的工作了!
感覺起來還真是不安於室!每次待到工作上手之後就開始準備換工作安捏。說到底我就是個嬲卡稱吧?

之前我掐指一算這工作居然也待快三年,還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點菸

這三年來,過得很安逸也很辛苦。安逸的是這工作沒有死線,不會有上司追著你的屁股跑(難道上司發情?)向你追工作進度(安心),總之就是份時間到就下班。辛苦的是台灣依然存在著對職業有貴賤的區分心態。

每一次有親戚到我家,我窩在房間裡不想和他們碰面。因為只要一問到我的工作是什麼,他們的表情總是一付「同情兼具失望」,然後再用自以為慈祥的眼神和語氣說:喔!不錯的工作啊。每次都超想指著他們開始大唱「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

說到這個我突然覺得我好像總是在做一些別人覺得很沒出息的工作。像再之前在做小七的副店時,也是很多人聽到就是一付很不屑的表情說:為什麼你要去做那個?

可為什麼不做啊?那時還沒有22K的時候,大學畢業出去就只能找到17280的工作。等到有22K的時候我早就不符合資格。那為什麼有一份26K的工作不去做,非得要讓自己去做不到20K的工作,就只是為了講出去讓人感覺比較有前途?別傻惹了孩子。等到你還完就學貸款連開房間保險套吃飯的錢都付不出來時,我再看看是實在的錢裝在口袋重要還是那些虛幻飄渺的面子重要!

依照知名部落格的公式,這時候一定要再代入部落客自己的悲痛經驗來佐證自己講法。有鑑於本部落格目前已經有一位忠實讀者,所以也算是非常不知名部落格。(撥瀏海)(可我明明沒瀏海)想當然一定要講一下曾經遭遇的悲痛歷程安捏。(以下一定要用心看,因為我想很久才想到,差點連大便都大不出來)

(進入回憶模式)記得有一年回去花蓮掃墓時,祭拜完後順道去一位父執輩叔叔家。叔叔自己經營養殖場,有魚溫、豬圈,連家禽都有。就在大家喝茶聊天一巡後,就問到我的工作。這位叔叔聽到後倒也直接,他說:做這是什麼工作啊!

當時他那一付不屑的表情迄今我仍然記得清楚(因為我是記仇派掌門人)。當然,對方是長輩又是事業有成的老闆,說話自然有他的一番道理。

只不過他接下來做的事我就很北宋!當時在場有一位他的姪子(年紀長我三歲,那年剛考進去台電。),這位叔叔一講完就轉過頭去問他姪子說有沒有對象啊,然後就講出最關鍵的一句話:那是叔叔看你不錯要幫你介紹,不然不夠好的叔叔也不可能把你介紹出去。

是說,雖然出職場後遇到奧客不少,當面辱罵的也有,早就練就金剛不壞之身。不過像這種被自己認識多年的長輩如此貶低卻是有生以來頭一遭。只可惜花蓮不是自己地頭,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人接我走(因為那時是坐別人的車),加上地處偏荒沒辦法借口接電話然後出外攔計程車走人。只能裝傻不懂這位叔叔的語重心長,然後陪著其他人對叔叔的妙語如珠哈哈笑。講到這裡突然覺得其實我也可以去陪酒了安捏。(這什麼鬼結論)

啊!突然發現講那麼多還沒進入正題。(但我已經想結束了(掌嘴))

在這一個時刻我要鄭重宣布,2013年1月底,我就要結束近三年的保全生涯迎接新的人生溜!所以這應該算是今年第一個實現願望,真是好兆頭啊!(灑花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