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是一個轉學的國小三年級孩子,在國小二年級時媽媽不知道為什麼而離家出走。
父親雖然負責"養"孩子的責任,但是小明在家裡是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

因為他的父親都將時間花在朋友的身上,一下班不是先回家而是和朋友喝酒打牌,完全不在意家裡有一個孩子等要吃晚飯。
時常 父親提著晚餐回家時,小明早在床上睡著了。
因為生活沒有人照顧,小明在學校裡的表現也不像其他孩子一樣。功課時常沒有交,課本忘了帶,時常對著窗外發呆。
小明在功課上只有自然科表現最好。但是自然科老師是一個傳統嚴格的老師。即使小明在自然科的表現不錯,依然得不到自然老師的歡心。
有一次全班分組作實驗,排好位子,全班的同學幾乎沒有一個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做完實驗,大家又是一陣手忙腳亂的排桌椅。等到大家坐好,自然老師回收放大鏡就下課了。
下午,小明的級任老師告訴大家,自然老師回去後發現放大鏡的數目有少。所以要大家找找看是不是有人忘了放回去。小明在自己的抽屜裡找到一個放大鏡,誠實的他將找到的放大鏡交還給級任老師。
隔天又是上自然課時,自然老師要前一天找到放大鏡的同學出列,小明清楚的記得自己有找到,所以就舉手告訴老師。但是小明得來的卻不是稱讚 而是自然老師當著全班的面痛斥他是手腳不乾淨的小偷。因為自然老師將小明交回的放大鏡歸位後再次整理發現多了一個。而自然老師信誓旦旦的告訴所有人,這種放大鏡是市面買不到的,所以一定是小明在之前的學校偷的。
小明當時愣住了,全班的同學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他。彷彿像是他真的是個賊一樣,用不屑的眼光指責著他。
小明不管如何解釋,自然老師都以"謊言"來駁回。就連級任老師知道後,也帶著不友善的眼光檢視著小明。
小明回到家裡,父親依然不在家。小明在床上默默流著淚,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他還能信任誰,或是誰會再信任他。從此之後,小明沈默了,不再說話,也不再勇於為對的事而實踐。因為,他再也無法相信,課本、老師所說的是真的了。
.
.
這是一個真實發生的案例,發生在花蓮的一所小學裡,當得知這件事情時,小明已經長大了。很慶幸的是他不再懷疑誠實。在那段沒有人相信他及不相信人的日子,對他來說是一段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時光。我聽了這個故事一直到現在,不論發生什麼事,我盡量讓自己保持客觀的立場,尤其是當面對的是一個孩子時,我始終很害怕自己的一時情緒會對孩子造成什影響。希望身為教職或是親職者注意自己為孩子造成什麼影響,也許下一個小明就在你的情緒中形成。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