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人很神奇,就是明明知道你跟誰誰誰鬧得不好。他們會很喜歡仗著雙邊都是朋友的姿態來當傳話筒。

其實我還碰到還滿多這種人,有時候會搞不太清楚這類人到底是好心還是挑撥離間還是想幹嘛?

既然都已經知道我就是跟對方處不好了,還故意去跟對方提起我的事,那不就是你自討白眼嗎?自討白眼也就算了,對方開口鐵定沒好話。然後再把那些氣話原封不動(說到這裡我也很懷疑當中有沒有被灌水)再對我說一次。我想任誰聽到那些話都一定會很不爽吧?於是如果說那天剛好大姨媽走訪或是情緒不好的時候,肯定立馬回家打小人外加問候對方所有女性家屬吧?

你以為這樣故事就結束了嗎?錯!這些中間人又會再把你回家打小人問候他家所有女性家屬的事重新再跟對方說一次。於是兩個人本來只是冷戰個幾天就沒事,後來就變成此仇不共戴天,以後朋友只能選一邊站。如果得知對方結婚死也要掛號寄白包去安捏。(這根本就是血海深仇了吧我說)

這類人其實也不是說真的就是多壞心安捏,有時候也許只是想好心幫助兩邊和好,誰曉得可能只是說錯一句話就造成更多誤會。就像是明明只是要煮兩人份的湯,結果鹽下太多一煮就變成相撲火鍋是一樣的。所以說,好心的朋友們,如果你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就不要亂當和事佬,你說好不好啊?(拉手拍

不過說到這個我就想到以前我真的有遇到過心存惡念的中間人安捏。那時候我跟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好不容易可以賣弄一下),鬧得很不愉快。好,請不要來問我是不是那個誰誰誰,然後又要對我說事情過去那麼久該放下了之類的。我現在是在說警世故事不要想太多嘿!

好,讓我們做一個回到正題的動作。

那時候有一男一女很喜歡來做中間人,那個男的是喜歡兩邊傳話,那個女的則是很喜歡去跟somebody講我怎樣怎樣。男的比直接一點,他很愛去跟somebody說:你現在跟你那個親愛的怎樣了啊?你有沒有跟你的小親親講話啊?我們去唱歌你也可以找你家那個親親愛人去啊!

是說,故意去講這種話真的是找死吧?有的時候我真的無法體會那種一心求死的人在想什麼,如果真的很想死為什麼不找好一點的方法呢?(魚干女式沈思)

當然somebody一定會很不爽啊!然後肯定會講一些很難聽的話,通常那個男的會這樣激人的時候,在場的絕對不會只有他們兩個而已。所以那些難聽的話就又透過神奇的管道來到我這裡。於是那時候有你來我往的發生不少事情安捏。

至於那個女的就比較迂迴一點,她也不會直接講什麼,就只是打打擦邊球。等到somebody有反應的時候,她就會豪不客氣的散播出去然後營造一種她是somebody陣營的,現在情勢對我方陣營有很大的不利這種氛圍。是說這種人才不去軍隊當心戰管也真的是很浪費人才。不過這個女的會做出這種事我不是很意外,因為我曾經很白目地在私下點明她喜歡somebody的事所以才會遭她怨恨吧?

結果在許多年之後,這幾個人過得好像都不太好(包括我!)(登愣)

有人是在唸書的時候一直碰到小人,然後有人在職場上不太順遂,我可能是當年造孽最重的那一個,所以下場特別淒涼安捏!

所以說,我們應該要好好修心養性。不管是聽到什麼流言蜚語的,他們愛說就隨他們去說,他們愛講就隨他們去講。我們一樣開心的吃吃喝喝煩惱怎麼減肥就好,大家說對不對呀!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