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個報導說是有個女的光天化日之下,把綿被鋪在馬路上。接著一個男的上前來脫個精光,然後就鑽進被窩裡進行了一個激似敦倫的動作。

新聞說路過的人都視若無賭的改道或繞路。

不是我在說那些記者真的很黑心的把台灣人都當北七嗎?真是想戳那些記者的太陽穴。

明眼人應該都看得出來嘿咻地點的對面有架攝影機吧?那這樣有什麼好大驚小怪說得好像路人都冷感一樣。說不定人家燒得比主角火旺咧(是說為什麼要澄清這點?

還是說路人應該要在一旁搖旗吶喊加油,還是要嗑瓜子順便技術指導?
結果男主角事後說他是在進行一個名字叫行動藝術的活動。


看到這裡我那超恥度的大腦立馬聯想到之前在大陸也有人幹過相同的事,不過不同的是人家可是真槍實彈地插入,事後(哪個事後?)人家也說這是藝術。


我頓時之間覺得現在的藝術也太開放了吧。


以前看過最開放的藝術頂多只是裸體模特兒。像是火車過山洞的戲碼不都是謎片才看得到嗎?

這麼說起來,以後謎片不就要列入藝術類影片。那以後走藝術領域的人想必很辛苦吧?如果跟人家說你好,我從事藝術行業。結果對方立馬轉身衝進DVD店不就很尷尬嗎?

這兩天又看到那位行動藝術哥上新聞,原因是他在大眾運輸工具上跟一位比丘尼發生爭執(好文言啊這句
於是他就做了一脫掉上衣的動作,然後對那名比丘尼展示他的身材,並嗆那位比丘尼說太久沒有看過男人裸體安捏。
 

是說,看到這則新聞心裡馬上有個感想就是這個男的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吧?況且他是怎麼知道那位出家人之前有沒有看過男人裸體?這實在是很汙辱人啊不是?

不過我也覺得他女朋友也很神奇,居然可以這麼挺他男友。如果是我的話可能中途就跳車閃人了吧?雖然我自號超恥度男子(什麼時候?)但是這行為明顯比超恥度還羞恥了啊!

而且如果真的一整個超越恥度的話,那不如直接就再上演一次行動藝術算了。除了圓滿嗆人之外還可以推廣他心中的「藝術」 ,真是一舉兩得啊!真可惜沒在那火車上,不然就可以一邊嗑瓜子一邊看行動藝術了~你說這該有多好呀!


說了那麼多,我還是不懂他的藝術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