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今年過年前,我們公司開始瀰漫著一股不可知的躁動。(請大家放心,這個不是有人偷放屁之類的。

而是我們公司的約期到了,要準備重新招標。

原本同事們之間是很有信心,想說醫院要擴張,不可能去換一家新的保全,這樣會內憂外患等於披頭散髮再拿鐵槌狂砸自己的腳。(是說,有朋友跟我說每次看我的文章都會看到一些超生動的形容詞,讓他覺得很新奇。其實我也沒那麼厲害只是有練過嘴賤安捏。
這麼說起來其實也是很有道理的說,所以我們就整個不將這件事放在心上,要招標就是招唄,反正就是個過過場的樣子。

結果沒想到,過年都過完了,招標的事一點消息都沒有。然後就連公司那裡也都沒有接到業主的任何消息。
我還在笑說:那這樣一定是沒標到了,之所以都不說是怕我們提到知道後,工作會整個擺爛。說這句話的時候是二月中旬,說實話,有點期望不要標到,哈哈哈~

後來等到二月底我休了長假。(其實也只有三天,還是我整個二月過著豬狗不如的日子才搞成這三天!哼,知道為什麼我期待不要標到了吧!)回來後依然一點兒消息都木有~

到了三月初,突然我們組長集合大家開會。原來是有消息我們公司沒有標到新一期的合約。那時,我整個人彷彿是肩上的怨靈整個被渡化一樣。阿母,自從合期沒拿到後,我胸口鬱悶攏已經厚阿!(是說我沒胸肌,大家就不要幻想我會跟廣告一樣賣饅頭了~

說到三月份真的是我又是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月份。因為我整個身心靈完全地處在:到月底就整個解脫了啊啊啊啊啊啊!的狀態。如果突然間變掛說:啊,後來決定合約還是由你們拿好了!我會整個人發瘋,就像蕭耶一樣指著業管的鼻子吼:你當初不是這樣說的啊啊啊啊幹!

後來,我們組長可能無法接受自己為這公司付出那麼多心力,最後居然被別家公司幹掉吧~後來又改口說:沒拿到合約?沒有啊!我不是這樣說的,現在什麼消息都沒有啊!

是的,彷彿被下降頭一樣得失心瘋的組長一番言論又把之前好不容易渡化往西方極樂世界的怨靈又召回來我的肩上。

這醬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然後業管單位時常會有人來問說:啊如果你們公司沒有標到有沒有打算留下來啊?

機掰如我當然是回答:應該是不會,因為我會直接辭掉不做保全了溜。

於是乎,我就開始跟同事講我大膽的假設:我們公司絕對是沒拿到新一期的合約了!
這些動作實在是太明顯了~

這段時間,業管單位得知我們居然沒有人想留下來都非常緊張。而我們則是好整以暇地等著看好戲開始新的工作。

當然,賤胚如我一定是把姿態拉得超高,下巴抬到快頂到天花板整個脖子酸到很想剁下來。新拿到合約的保全公司私底下問我們行情薪水多少,我同事都跟他們說比原來高的價錢。但速那個老闆覺得用那些錢留我們實在是美猴。於是到最後我們就各自拜拜~ 我也終於從那個不合理的職場閃人成功了~

後來是有聽說新的保全公司後來是一團亂,因為那個老闆胃口很大一口氣吃下兩項外包業務。結果兩邊都沒人。然後我那個職場賤人(見舊文),有事沒事就跑去那裡跟他們的警衛聊天,然後就騙他們去我之前待的保全公司。結果那個新的保全公司的老闆沒辦法只好把薪水整個拉到當初我們開的那個價碼,不過要簽半年約(是說,半年約算啥~ 把天花板的水漬數完就結束了啊~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算不如天算吧?如果他一開始答應那個價錢起碼還有半數的人會留下來。現在聽說來上班的都是阿里不達的人說~ 業管單位氣到已經放給他爛了~ 想到那個業管臉氣歪的樣子感節就很high啊~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