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嗯災發生什麼事,一整不順到了極點。
硬是要形容大概就像是大便大到一半,肚子整個翻攪不休,但是肛門卻因肚子痛到靠悲無法放鬆。於是就這樣惡性循到神明聽到你的慘叫,特別賜福讓你的菊花鬆開為止這樣。
這幾天冷到很想罵幹(這不是罵了嗎!)。害我就一整個大賴床,結果狂遲到。幸好接我班的人也是遲到大王安捏。所以也沒有特別被扣錢就是。
然後工作內容又被業管亂搞,停車場因為設計不當所以要砍掉重練,於是員工停車場被移到很遠的地方,走路十來分鐘吧。業管居然要我們單位去支援往來的接駁車。
我估算人力,除非是工程結束,不然是別想晚上去買宵夜了。於是我語重心長地要晚班同事就自己帶吃的來吧!在休假前我還持地交接給組長這件事。
結果休完假回來,有個剛從早班輪到晚班的同事A問我:你是不是不讓人出去買東西了。
同事A不等我回答又接著說:昨晚組長有讓我出去買。
我只問了一句:你有帶晚上吃的東西來嗎?
回曰:沒有。
那還需要我多說什麼嗎?我休了兩天回來,這個丸八蛋都上第三天的晚班了!擺明就是無視我的存在,這個機掰!還敢先搬組長來壓我。這丸八蛋!
說到丸八蛋同車不能免俗提到我的垃圾上司一硝主任。(連姓氏都用同音字,這次爆料真的很有誠意吧!
話說當初我職位升等也扛不少責任,現在都快三個月了,林盃的薪資還沒升。
哼!等著看是垃圾主任先升我薪水還是老子先離職。

是說每次寫網誌壓力都很大,都很怕那天一個不小心把別人性癖好都寫出來就很缺德(別問我是怎麼知道的…

好!今天就到這裡下課。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