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真的是雖小到爆,一整個都已經躲到防空洞裡,不但被炸彈炸飛出來就算了。飛出來的過程中還烏玆衝峰槍掃到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當我還是傳送人員的時候,就時常聽聞警衛在吵輪值夜班的事情。因為值夜班的薪資與白班是一樣的,因比新來的菜鳥就會常被拗上晚班。所以在我考慮要跳槽來警衛時,我向警衛主管開出固定在夜班的條件。

 

開出這個條件,一來能使我的地位保持超然,不必捲入紛爭之中,二來也可以不必為了輪班調時差。原本想說我固定在夜班讓其他人可以讓他人多上一點白班,大家說說看這是何其偉大的情操呀!(好啦!這之中有我的私心在。)。

 

而我的同事阿宏則是一個極度厭惡上夜班的人。同時也是屬於史拉轟類型的人,他是極其熱愛權力的人但卻又不願意親披戰袍上火線,說穿了就是一個只享權力不盡義務的爛人。在我尚未跳槽成為警衛之前,那時候他可說是呼風喚雨的地下主管。就憑著這一點,他和那時的組長就霸著早班不放。輪班?誰理你啊!

 

後來警衛單位因人事調動,管事的全走光,唯獨留下阿宏。新來的主管以公平為導向,這下阿宏可就不願意了。開什麼玩笑!公平表示他也必須輪晚班!於是他開始「不經意」地向他所認識的人說「在強悍的組長命令下」,他只好鼻子摸摸地來上晚班。後來,我們組長打算讓我接副組長的位置。和我親近的人都知道,除非我是打定主意想做些什麼事,否則是決不會自己招攬事情給自己添麻煩。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認為,否則也不會有這篇靠背文,不是?

 

當阿宏上晚班上到不爽時,居然直接找組長吵為什麼我不用輪早班,即然我要升副組長,那也應該要來早班學吧?看到這裡,可能有人覺得奇怪。為什麼還要我去上早班?這樣晚班的缺不就多出來,到時他不就要上更多晚班?如果你在職場混得夠久應該看得出來。但是,這裡就不打啞謎。他是打算用組長讓我固定在晚班的事來要脅他可固定早班。

 

據說兩人在吵的時侯,可不是輕聲細語。兩人嗓門差點沒掀了屋頂。吵的內容是什麼?當然就是在下這號賤人是也!

 

聽到這件事,本來想置身事外,但是當人的靠背運一到,除了靠背之外就是連續的靠背。突然有一天,阿宏突然宣布駐點的業主要和我們開會。阿宏非官非幹部,再怎也輪不到他來宣布吧?於是組長透過側面暸解,原來這場會議是針對我這個挑撥離間的賤人。而業主則是因為阿宏向他哭訴「都是我挑撥離間」,才會「害」他和組長吵架。

 

聽到這裡還真是幹到心裡狂吐血,氣到炸肺還捶心。恁娘卡厚咧!平常在人背後打我小報告,我當野狗亂吠也就罷了。這次卯起來狂耍雞掰就是了?

 

幸得他這次一鬧,組長直接在會議上開炮,整個炮口直直對準阿宏。至於我?什麼都沒提到,整場會議變成組長的發洩大會。會議結束,啥也沒談到,有的只是某個造謠的人應該明顯感到,大家不想跟他說話的情形「更」嚴重了!

 

真是活該!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