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仕在半夜接到電話時,心裡浮現「終於到這天」的念頭。

忘記跟老人家鬧翻已經是幾年前的事,從小被溺愛長大,養成驕縱任性的個性。那年大喇喇地在家裡直接公布自己是同志的事實,讓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老人家差點氣成腦中風。那次老人家死活不準他和新交男友來往。於是李仕就為愛出走,沒想到那個愛人也不過是愛他的錢不是愛他的人。沒多久就告吹了。

當他出走時,老人家就曾說總有一天你哭著回來求我原諒。就是這句話李仕咬緊牙就是不願回家,這一過就是好幾年。旁人都以為李仕當真只要愛情不要其他,李仕可不是笨蛋,老人家底下可有一大筆財產,再怎麼樣也是要撈到屬於是自己的那一份。

就在老人家住院後,老人家在還有意識時立下遺囑。李仕想方設法終於弄到遺囑的內容,所有兄弟姐妹的份都清清楚楚,唯獨李仕那份加了一道但書:在老人家嚥氣之前回來下跪,並由在場親人見證下才能拿到。

李仕不禁暗罵老人家到死都還要擺他一道。不過氣歸氣,又有誰會真的和錢過不去?跪就跪唄,不如就等老人家被發出病危通知後,再趕到現場。現在醫院為了讓病人家屬能見到最後一面,都會用氧氣桶灌著氣,只要氧氣桶持續灌著,老人家就不能算「嚥氣」。

 

接下來李仕故意和家人在外「不期而遇」,由家人的口中「乍聽」到老人家住院的消息,「驚訝」、「難過」全寫在臉上。而後李仕又向家人「打聽」老人家的住院資料。李仕事前就到醫院好幾次,目的當然不會是看老人家,而是堪察地型。開玩笑,若是事情發生了卻臨時找不到地方,那不就糗大了?

事情發生的那一晚,家人打電話給他後,他急忙地聯絡當班護士。當然他給的理由是能掌控老人家的安危,而給護士的好處也不少。護士基於他的「孝心」於是答應義氣相挺。於是他一邊掌控老人家的最新消息一邊飛奔到醫院。

結果他漏算了一點:醫院在半夜居然有門禁管制。李仕這下急了,原本想直接闖關卻被警衛攔下來。心裡一面祈禱老人家可得要撐著點,一面不爽警衛,筆拿起來就像塗鴨一樣地亂寫。

才簽完老人家的名字後,警衛指著"病患名稱"欄位要他寫下病患名字。

「什麼!我剛寫的那欄不是就是病人名字嗎?」李仕氣極敗壞地說。

「那欄是要寫你的名字,這欄才是病人名字。」警衛好脾氣地回應。

李仕氣沖沖又拿起筆像洩恨似地塗掉剛寫的欄位,警衛好像也被他的舉動惹怒,卻礙於職守強忍下來。當李仕寫下姓名、房號、病患名字後,對於其它欄位視若無賭。心想反正你也沒說要寫我也懶得跟你耗,筆一丟就往電梯走去。

「先生…,先生…」警衛連叫兩聲見李仕不甩,情急跑出來,碰地一聲撞到桌子。警衛忍著痛追上李仕。李仕被警衛的氣勢愣住,隨即惱羞成怒。

「怎樣?那麼大力撞桌子是想打人啊?」李仕火大地吼著。

「麻煩你把訪客表填完。」警衛強忍著疼痛,好脾氣地請李仕填寫表格。

這一次李仕拿起筆寫下連火星人都看不懂的字後,指著警衛的鼻子罵:「我等下再來跟你討論!」。

皇天不負苦心人,李仕終於來到老人家面前裝模作樣地跪著,畢竟是養大自己的親人,在那一刻李仕鼻酸地流下眼淚。

身旁的家人也因為李仕「痛改前非」而競相扶起他,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時之間場面溫馨動人,李仕心裡除了有一點難過,更多的是成功的喜悅。

當老人家的遺體送上運大體的救護車後,李仕又到警衛那裡,一根手指頭就直直地指向警衛的鼻子開罵:「你差點毀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現在我最重要的人走了,我也不跟你計較…」當李仕終於罵完,警衛也強壓怒氣道歉後,李仕一甩頭地走人。才走不到幾步路後,李仕又回過頭來指著警衛的鼻子說:「將心比心,這句話送給你」。這時,李仕才心甘情願地走人。

「將心比心?這句話你留著自己用吧?來探望那房老人家的人不少,可就從沒看你來過。最重要的人?呿...」警衛低低地嘲諷著,一邊收捨被李仕肆虐過的訪客登記表.....。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必屬巧合。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