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bloggerads看電影~

今晚,來了個特別的客人。


原本沒有注意到他,一直到手邊的事忙完,才抬起頭看看賣場裡的客人。
當我看到他時,對他的衣著還是不敢領教。四十多歲老頭才會穿的外套,不合身的褲子,還有見鬼的拖鞋。(雖然哩哩喳喳講那麼多,但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穿著也是好不到哪裡去。)

打量完衣著之後,看他的長相。長得還挺斯文的,白白淨淨的,除去衣著不說是個中等帥哥。打量著他的時候,心裡浮現一個人。那是我高中同學,之前提到的宗。宗的衣著也是一樣,明明具有時尚感的衣服,他就是有辦法穿成像路邊攤一樣。這並不是指他流裡流氣,而是整個穿搭出了很嚴重的問題。

眼前這個人,頭髮明顯看到髮線開始後退,要不是皮鬳白晰加分,不然肯定會被叫「阿伯」。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向我走過來,帶著微笑。

靠背喔!難怪我會想到宗,因為那就是他本人!

說到我跟他的糾葛,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誠如我所說,高中時,他是一個很帥的男生。在一堆男生中,你總是可以一眼看到他的存在。而我從小就是屬於貌不驚人,加上家庭因素,所以我總是築起一道牆,保護自己,但也隔開了所有人。

會和他熟稔起來是因為進補習班的關係,原本不熟悉的我們,因為功課的交流成為很要好的朋友。因為我的個性關係加上和他愈走愈近,時常有同學在背後指指點點稱我們是兔爺。我原本就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而他則是「自己日子好過,管其他人如何?」的人。

後來,在補習班裡的女生喜歡上他,以致後來衍生許許多多的雜事。就連一向明哲保身的我,也在那時無故地牽連在內,原因是:我們是好友。

說真的,如果真是因為他,我是不介意揹黑鍋。畢竟他是我第一個交心的朋友,對他,我特別地看重。所以,當年我也為了他一句話,放棄學業,再回去重考。只是重考時,一切都變了樣。少了高三時的那些鶯鶯燕燕,重考的日子的確悶了點。但是對我來說不過就是像先前十幾年的日子一般,淡如水。

一開始,就如同許多人一樣。他也是充滿對學習的熱忱,但是時間將熱忱化為平淡時,他陡然消失了。那年的清明節,再過兩個月就是考場上見真章的時刻了。他的消失讓我措手不及,我瘋狂地打電話,找補習班的導師質問,依然沒有他的消息。我真不敢想像一個拉我重考的人,居然會在最重要的時刻棄我而去。就在我連續不絕地打他家裡電話時,終於有人接聽了。接聽的是他的小侄子,當時我清清楚楚地聽到他的聲音,他壓低聲音地向他的小侄子交代:有事打他的手機,不要打家裡的電話。而打他的手機時,無情的掛斷聲像是重重的一巴掌,火辣辣地甩在我臉上。

我到現在都很清楚地記得我掛斷電話時,心裡也有一部份隨著電話掛斷而死去。隔天在補習班裡,他終於出現了。他的出現只是為了向我說:「請你不要再打電話到我家裡來,我家人不喜歡有人這樣一直打電話。」。那天之後,我扔掉所有與他有關的東西。而我,開始變得愛笑。為什麼不笑?只不過兩年的友情像是一場謊言似地,揭開之後只是慘不忍賭的利用關係。除了諷笑,還能有什麼?

結束考試之後,我刻意選了一間離家很遠的學校。我承認是因為要躲開他,我再也不想在某個不知名的巷道裡再和他不期然地相遇。

大學四年在高雄,當兵時在新竹。整整六年的時間,我刻意地遠離那塊和他相處的土地。但是,我總是得回家,即使我再不願回家,我依舊回來了。同樣地我在這個晚上見到我最不願見到的人。

他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地向我攀談,對我而言,眼前的這個人已和陌生人一樣。冷冷地回應他,而他也好像察覺出什麼,只是對著我一笑,說還有事要忙,有時間再過來看我。末了,還加了一句:我再帶我女兒來看你。

最後一句話像是一記重槌般地敲在我心上。是嗎?他結婚了嗎?所有的往事浮現在腦子裡,恍忽間竟有種滄海桑田的感慨。過去的事,原來已經過去那麼久了。而我恨了這個人細細算來竟也快十年了!或許我不再恨,但是他一出現,所有的事情也一一清楚地從心裡湧出。過去的可以讓它過去,你很幸福,我已經知道了。而我要告訴你,我也很好。所以,今後可以不用再見面了。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ex
  • 挖賽,真的很戲劇張力耶,我大概知道你們的狀況,所以更可以融入劇情,並且有一些想想像畫面,十年了,天阿,時間真的飛逝,前一段時間還在我的網誌上寫說,最好的藥,就是時間,沒想到在你網誌上就看到這篇文章,總之,緣分這個東西很微妙,而自己開心最重要阿
  • 其實有的時候,時間只是讓你淡了當初的感覺。
    當那個人再出現時,你才會知道,其實一切並沒有隨著時間而去。

    於 2008/10/13 02:55 回覆

  • green
  • 所以你的逃離,是開始我們孽緣的開始…哈哈哈哈哈
  • 真是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啊~

    於 2008/10/24 01: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