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bloggerads看電影~
  • Mar 20 Thu 2008 01:10
  • 後悔

我已經很久不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了。我這輩子做的錯事很多,但是我從不後悔。小時候就算是被抽上一頓鞭子,長大了被記過。我依然坦然面對自己幹下的事,然後一轉身那些有的沒的處罰早已隨風散去,不著一絲痕跡。


在剛進大一時,雖然美其名進入所謂"資訊人"所唸的系別。但是我骨子裡,血液中毫無"資訊味"。
我對於電腦突然掛點、螢幕不見、主機不能開機。依.然.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那個時候原本打算不買電腦,因為「聽說」學校裡有計算機中心,那裡的電腦可以讓你用到爽。作業?拜託!學校計中本來就是為了學生的作業產生的好嗎?

但是真正踏進大學生活後,發現那根本就不是那一回事。有誰真能有本事在計中裡待上十幾個小時?更何況那裡的電腦限制又特別多。於是,經過考量後跟家裡商量買一台新的電腦。

當時我的電腦在寢室裡算是不錯的,其它人都是用舊的或是二手的。所以,我的室友常常拿一堆來路不明的光碟片、磁片等往我的電腦塞。不用多久,我的電腦就中毒掛點了。

雖然我對電腦一竅不通,但是我的人緣還算不錯,出寢室往隔壁的門一敲就有學長幫忙打點。當然事後的報酬自己得上道一點才行。

但是,那一天運氣似乎特別背。不但急著要出門,臨走前卻發現電腦中毒,就連隔壁的學長人也不知去向。跟同寢的一個系上同班同學聽了我的狀況便自告奮勇的要幫我的忙。
坦白說,其實我對班上同學的功力還不是挺信任的,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但是那位同學一過來,那熟捻的動作就像是在剝花生米吃一樣簡單,於是我也不客氣的將整個電腦丟給他去處理,只丟下一句:我有事先出去,如果你要走再幫我鎖門就好。留下一臉錯愕的他。

事後他的說法是:我還挺敢的,那時失竊事件那麼多,居然敢把寢室就丟給他一個人。

這沒什麼好敢不敢的,如果不相信他,一早就轟走不就得了?

也因為這樣我們也開始熟捻起來,漸漸地成為死黨。

但是當兩個人愈是親密,彼此的缺點及爭吵也就愈容易爆發。我們倆都是火爆個性,但是我們卻很少爭吵。因為他是那種一有不爽就整個悶在心裡的人。

於是乎.......,然後........,所以........。故事的結局似乎不用再交代大家就知道。

曾有人問我:你難道都沒做錯什麼嗎?

做錯?不!我不承認,也不會承認!這是我在這件事裡最後的任性,也是我唯一為自己自尊努力。即使付出了不少代價,也沒有人要求我這麼做。但是我依然做我認為對的事,因為這是我一貫的作風。

許多年經過,同學之間斷斷續續的聯絡著。多多少少也會聽到對方的消息,微笑聽著、微笑應著,就像聽著國外的天氣預測一樣,管它是刮大風下大雪,頂多發出一陣驚呼聲後,就連一顆灰塵的關係都沒有。

偶爾,提起過去的往事時,猛然發現列席的位子上再也不會有某個人出現。心裡或許會出現像慧星般的空缺,但想去捕捉時,卻早已消失在潮浪似的笑語中。

有人會問我後悔嗎?我想我的回答會是一開頭的那句話。
創作者介紹

嘉式異言堂

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reen

  • 都過去了厚~~
    總之,就是這樣啦
  • 阿其實也沒什麼啦
    只是有人看我之前寫的那件事,卻都沒有看到我事後的想法還是感覺什麼的。
    所以就寫了這篇來交代一下。

    於 2008/03/25 14: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